人文齊魯|陳美林:用半生解讀《儒林外史》的偉大

2019-10-31 05:28 散文詩歌 193

在中國古典小說名著中,《儒林外史》的讀者不算多,以至于魯迅要為它鳴不平,憤然說“偉大也要人懂”。在理解《儒林外史》偉大性的學術征途上,陳美林無疑是近四十年來最重要的研究者之一。

陳美林(1932- ),江蘇南京人,早年就讀浙江大學,后長期在南京師范大學執教,曾任該校資深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據《文藝研究》雜志2006年的統計,從1976年至2005年,《儒林外史》相關研究論文和專著,陳美林所撰分別占據七分之一和四分之一。

如今的陳美林,早已是《儒林外史》研究的名家,然而,時光倒流六十年,卻很難看出他將與《儒林外史》結緣一生。

文|堯育飛

1950年秋,考入浙江大學的陳美林一心想搞創作,想當一名作家。那時,他與“詩孩”孫席珍、王西彥等老師接觸不少。也曾擔任浙大文藝社的負責人,學校晚會上詩歌朗誦的節目,詩作就常出自他的手筆。1951年,浙江省文聯組織浙大中文系學生到鹽區體驗生活,陳美林即是其中之一。無奈語言不通,他預想中反映鹽民生活的大作也就無從下筆了。1953年,為響應第一個“五年計劃”號召,陳美林提前畢業,分配到學校當老師,專業的“作家夢”也便作罷。

1958年,陳美林被調往江蘇師范學院(今蘇州大學前身)任教。彼時著名清代文學研究專家錢仲聯任古代文學教研組組長,陳美林則任副組長。雖從事元明清文學的教學工作,陳美林的研究重心依然沒有集中到《儒林外史》。在特殊的年代,學者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研究道路本就不易。后來,陳美林到南京師范大學任教,又與詞壇名宿唐圭璋共事多年。然而,擁有如此令人艷羨的詞緣及請益名師的機會,陳美林卻沒有走上詞學研究的道路。

人文齊魯|陳美林:用半生解讀《儒林外史》的偉大

1959年夏天,陳美林在蘇州洞庭東山留影(資料片)

也許,冥冥之中,上天早已暗暗將陳美林和《儒林外史》聯結到一起。20世紀70年代,人民文學出版社邀請南京師范大學撰寫《儒林外史》的前言,學校成立專門的工作組,陳美林參與其中,后雖因勢退出,卻從此開啟半生事業。

陳美林的《儒林外史》研究并無特殊的師承,但他始終對吳敬梓抱有極大的興趣和同情。在《陳批儒林外史》中,他以凝重之筆“曝光”了吳敬梓在南京生活的一件小事:“冬日苦寒,無御寒之具,他(指吳敬梓)便邀好友‘乘月出城南門,繞城堞行數十里——逮明,入水西門,各大笑散去。夜夜如是,謂之‘暖足’”。對由封建大族降為小康之家、再墜入貧困境地的吳敬梓,陳美林忍不住要為他說話。

胡適早年在《吳敬梓年譜》中依據“昔年游冶,淮水鐘山朝復夜。金盡床頭,壯士逢人面帶羞。”等詩句,推斷“吳敬梓的財產是他在秦淮河上嫖掉了的”。對胡適的觀點,陳美林不能同意,便于1977年發表《吳敬梓身世三考》,客觀還原吳敬梓復雜的人生變故。不僅使研究更進一步,也為吳敬梓辯白了污跡。陳美林不僅執筆為文替吳敬梓打抱不平,他還實地推動吳敬梓遺跡的保護。他曾提交關于恢復吳敬梓秦淮水榭的議案,使如今游玩秦淮的人仍能藉此憑今吊古。

從最初關于吳敬梓的家世、生平、交游、思想、學養等作家研究入手,到中期《儒林外史》作品及評點的研究,再到對整個《儒林外史》研究史的梳理和回溯,陳美林的《儒林外史》研究層層推進,取得豐碩成果。盡管他曾謙虛表示:“苜蓿生涯六十年,跋涉‘儒林’四十載,無非是講堂之上,講授詩文,或是埋首牖下,仰屋著書而已。”然而,他那艱辛跋涉而終于成績昭著的學術之路,無疑極具啟發意義。值陳先生米壽之期,筆者專訪陳先生,請他談談數十年來讀書與治學方面的情況。

人文齊魯|陳美林:用半生解讀《儒林外史》的偉大

問:1985年,唐圭璋先生為您寫的學術鑒定稱:“我校陳美林教師早年受業于王駕吾、夏瞿禪兩先生,對我國古代文學已打下深厚的基礎”。能談談您和王煥鑣、夏承燾兩位著名學者的關系嗎?

答:我于1950年考入浙江大學文學院中文系讀書。中文系當時名師如云,系主任是鄭奠,古典文學課程由夏承燾負責。老師輩還有陸維釗、沙孟海、任銘善、王煥鑣等先生。由于國家建設需要,1953年,我就畢業了。但在浙大讀書時的各種學習和運動中,我被選為組長,參與老師的“運動”,由此與老師有了更多的接觸。1961年,夏先生應邀來南京、蘇州等地講學,我陪侍在側。1971,他曾寫信給我說,“憶解放初在嘉興參加土改時,一日與你席地睡一處。”

上一篇:作為呼和浩特寺廟的祖廟卻少有人知 下一篇:清朝官員的服飾等級區分

快乐十分几点开始营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