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陪星星說話的人
  
  站在一幅壁畫前
  你還能保持雙手叉腰的姿勢
  還能把一只腳
  踏在歲月的門檻上
  還能把一抹綠
  當成你黑衣白褲的背景
  看來你真沒到過寺廟
  沒在寺廟的門前說過話
  寺廟門前說過的話
  都會被和尚翻譯成詩
  翻譯成經文
  你說大山又黑又厚
  能抵擋黑夜里的夢囈
  你說出門在外的人
  根本不需要月亮
  有星星陪你說話已是奢侈
  
  ◎在歲月的漩渦里換掙扎
  
  看風景的人都堆在垛口
  把你堆在正中央
  像你爸堆碼的柴草垛一樣整齊
  后面是你一直固守的城堡
  城堡后面是墳墓一樣的大山
  葉賽寧筆下的半個月亮
  掛在城堡
  而與李白對飲的那輪明月
  仍掛在山頭
  被秋風吹得圓了又缺
  缺了又圓
  而這些都在你的身后
  發揮你詩人終極的想像
  也只能把一輪圓月
  想像成你曾經用過的救生圈
  在歲月的漩渦里掙扎
  
  ◎月亮不會兩面長毛
  
  這一幅背景很眩
  上面還有傾城兩字
  你站在紅地毯的盡頭
  眼看就要退入背景
  而背景的入口
  卻出現在地平線的邊界
  如音樂中的休止符
  強迫你停下
  正如你看到一些人在夢里死去
  另一些人在現實中活過來
  月亮不可能兩面都長毛
  用詩歌稍微打磨一下
  就可以當成鏡子
  
  ◎過去的時光多么虛妄
  
  相比于臺前的鮮花
  過去的時光多么虛妄
  那么厚的煙云
  挾持在歷史的天空
  你們兩位用西裝革履
  又怎能詮釋出昨日之心的孤獨
  暮色中的寂靜
  又怎敵桃源的安寧
  你心中的雷鋒塔的確是倒掉了
  不是還有一座小廟
  立在你老屋的旁邊嗎
  你說一束精神的光
  又怎能照亮肉體的墻壁
  而漩渦與蝸牛
  在一場暴雨的沖刷下
  完全可以變得若有若無

上一篇:雨中遙想 下一篇:行吟(組詩)

快乐十分几点开始营业